无名不是污名

沉迷百合

入坑邦邦的第一幅勾线,哭卿卿,美咲真可爱

这是个正正经经的接文群(😂这话说出来我都不信),插科打诨,闲聊随意,这群缪水双吃,不喜勿入

音乃木坂管家事务所———海鸟篇(一)

我是无名桑,是无名不是污名!
我竟然开了非一篇完的坑!我是不是曜丸.....
有ooc咳,这里设计师并非服装设计师。。。
总之,渣文勿喷_(: 」∠)_

南小鸟南大设计师最近非常忙,忙到爆炸,公司最近增加了许多客户,都指明要小鸟设计作品,迫于客户给予公司的压力,小鸟只好认命的接受这些多如山的单子,整天两点一线,不是往公司跑就是深夜下班回家,早餐能省则省,中午饭怎么快怎么来,晚饭咖啡三明治搞定。
"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才是个头喔。"小鸟皱着眉头,捂着胃疼发作的肚子,颤抖的拿起放在办公室桌子上的胃药,服下,随即拿起一杯温水,一口吞下。截设计稿的最后一天,小鸟更是拼命地操控电脑鼠标写写画画,灌了三杯浓度极高的黑咖啡,完全忘记吃午饭,终于,在下午五点前把所有设计稿件完成,小鸟的心犹如放下重担,舒服的叹了口气,伸了伸懒腰,想要站起来,突然,一阵眩晕向小鸟袭来,脚下一个不慎,摔倒在地上,迷迷糊糊间听到同事的尖叫和打医院电话的声音,小鸟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想:再给
我那么多工作我就辞职.....
———医院———
小鸟晕乎乎的从一张舒适的病床房上醒来,映入眼帘尽是一片白色,小鸟发怔的沉浸在这一片白色,大脑放空,享受在这一片静谧的难得的休息时刻。东条希是和小鸟同公司的同事,也是小鸟唯一在公司里说上话的亲友。希看着小鸟从昏迷中醒来,醒来后又开始发呆,担心她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皱着眉头对她说;“小鸟,工作压力是不是太大了,咱早就劝你好好休息了,唉,你看,现在你晕倒在办公室,要是你在公司没用咱这个好友,可没人来医院照顾你,哼哼咱给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给你放松一下,也是公司对你这次工作的奖赏之一。”小鸟明白希对她的关心,便对希撒娇:“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下次请你吃饭。”希挑眉:“这还差不多。”
随即,希好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小鸟啊,你在家有自己做饭吗,现在?”小鸟苦笑:“这次的工作工作量太大,哪里有什么时间自己做饭。”希皱了皱眉头:“你这样不行啊,假期结束后你又不会照顾自己了,”又沉吟了一下,露出坏笑,“咱觉得小鸟你可以找一个人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啊,这个人哪,必须任劳任怨,还可以解决你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nuanchuang),嘿嘿。”小鸟对希表示无奈:“照你这么说,我这是要找一个男(女)朋友?”希表示(啧啧啧啧)坏笑.jpg:“咱可没说要你找伴侣,”又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坏笑道:“小鸟你是不是思春了吧,诶嘿,我可没说要你找伴侣哦~我只是要你找个保姆或者管家而已嘛,”说罢,把一张名片塞进小鸟手里,“今天有一个很帅的‘小哥’在外面发传单,这上面印着一家管家事务所的信息,或许对你有用哦~。”小鸟低头看了看那张印有‘音乃木坂管家事务所’样的名片,对希说:“啊.....有时间可能会去看看吧。”希也不说什么,留给小鸟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留下食盒,就走了,独留小鸟在病房里懵逼。
------音乃木阪管家事务所里------
“作为这所事务所的明面上的掌门人,穗乃果,你现在是不是太悠闲了。”园田海未皱着眉一边快速清理着手底下的文件,一边向高坂穗乃果搭话。“哎呦,海未,你需要吃块面包冷静一下,文件绘里不是都处理好了么。”高坂穗乃果向海未撒娇道。园田海未挑了挑眉,表示看透了一切:“穗乃果我觉得你不应该跟我撒娇,你去跟翼酱撒娇说不定还起作用,现在跟我讲我可不会帮你处理文件,你需要承担作为掌门人的责任。”海未一脸正直的说道。然后又颇为嫌弃地做出赶人的姿势:“快处理工作啦,下班请你吃面包。”穗乃果高兴地抱住了海未:“我就知道污咪酱最好了。”海未看着穗乃果欢喜去处理文件的身影,叹了一口气,忽地也不想工作,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无意间放空了思绪,心想:虽然身为这所事务所的一员,但是我只是主要管理这个事务所的人,但却从未做过别人的管家呢。 今天和绘里还去基层做了发传单的'小哥,遇到了一位很有意思的神秘女子,绘里眼都看直了,竟然还要到了电话号码,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嘛。"海未苦笑了一下,拍拍自己的脸颊,使自身专注于眼前的工作。

—tbc—

作者语:后来的事谁知道呢hhhh

这是群里的接文(全是我自己写的(委屈)

每天小鸟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下班后美美的泡澡。那个时间海未还在工作,两个人的洗澡时间不会冲突。可是今天不同,今天海未被上司绚濑绘里拉去应酬,对象似乎是天泽公司的东条总裁?估计会很晚回家。"唉。"小鸟叹了口气,一贯的泡澡也懒得进行了(因为不能色诱海未了),普普通通的洗完了澡,吃完饭就直接去工作,忘记了时间的流逝。"铃铃铃。"手机忽的响了起来。"诶,是海未的电话呢。"小鸟自言自语道。
"喂,海未,应酬结束了吗?"小鸟略微有些担心问道。"喂,我是绘里啦,海未喝酒喝醉了,一直喊着你的名字,额,能否带她回家,我这里还要送一个人回家.....不怎么方便。"海未的上司不好意思的说到.电话里似乎还响起了东条总裁的声音:"绘里里,我要回家...嗯~"小鸟Σ( ° △ °|||)︴(☄⊙ω⊙)☄:"好的好的,我这就开车去接污咪酱回家。"接着边问边下楼说道:"海未没事吧...."绘里用很无奈的声音说到:"海未啊,喝醉酒之后就念叨你....还说....要小鸟亲亲才走,你看...."
小鸟Σ( ° △ °|||)︴o(*////▽////*)q:"我这就去把海未接回来!"说罢就打开了车门,开足了马力驶向海未应酬的酒店。"
夜晚的车辆并不是很多,小鸟暗暗把速度开到了80码,不到10分钟,就看见了在酒店大门那扶着东条希和海未的绘里。小鸟急匆匆的下车,把醉成烂泥的海未从绘里手上接过来。海未趴上小鸟身上还蹭了几下:"嗯~"小鸟不好意思的对绘里说到:"辛苦你了,绚濑桑。"绘里(可以.jpg)似乎对海未这种状况表示(嘿嘿嘿嘿):"好了好了,快把你家海未带回去吧,再见。"小鸟回应:"一路走好,再见。"便把海未拖回家。
小鸟费尽全身力气,把海未拖回了家,一路上海未对小鸟吃尽了豆腐。
回到家,小鸟略嫌弃的把海未扔到床上。看着浑身酒味的海未叹了一口气,把海未拖进了浴室里的浴缸中,给处在半昏迷状态的海未清洗身体。脱完海未的衣服后,小鸟十分害羞的遮住了脸:虽然海未天天工作的很晚,但有时间一定回去健身,马甲线清晰可见,细腻的皮肤,仿佛岁月并没有对着副身体带来怎样的损伤,啊……这手感…海未酱的皮肤质感真好ww.但是再害羞还是要清洗海未酱的身体的,小鸟忍住害羞的感觉,但脸上还隐隐透出几抹红晕,仔细的清洗的海未的身体。谁知海未在半醒间拉住小鸟的手臂,力道大的惊人。"唔。"小鸟被海未的力道弄得略疼,眼里渗出泪花。海未在半醒的状态看见了这一副光景,呼吸忽的沉重了起来。

——TBC(这个flag......)

音乃木坂管家事务所(人设)

嗯,这是人设(就是给你们看看的,海鸟篇正在写,不过.......希望我能够勤奋一点 咳

 

音乃木坂管家们竭诚为您服务,望您在此雇佣到您理想的管家。

 

绚濑绘里:一号管家(兼公司理事长)  

国籍:日本  

长处:桑博(sambo)、俄式糕点、喝酒、管理事务

简介:一号管家绚濑绘里,竭诚为您服务。

 

园田海未:二号管家(股东之一)  

国籍:日本  

长处:日本茶道、剑道、弓道、空手道、写文章

简介:在下二号管家园田海未,竭诚为您服务。请勿对在下造成困扰,感激不尽。

 

西木野真姬:三号管家(股东之一)  

国籍:日本  

长处:外科治疗、枪械组装

简介:吾为三号管家西木野真姬,在此竭诚为您服务。请勿对吾做一些意义不明的事情,谢谢合作。

 

星空凛:四号管家(股东之一)  

国籍:日本

长处:柔道,做拉面

简介:我是四号管家星空凛喵,竭诚为您服务。我最喜欢吃拉面了喵。●ω●

 

高坂穗乃果:明面上的管理人

国籍:日本

长处:日本和式糕点、泰拳

简介:不知道写什么,但是要是雇佣穗乃果穗乃果会很开心的v)

改编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国王。

他把他的国家治理的非常好,

国家不大,

但百姓们丰衣足食,

安居乐业,

十分幸福。

国王有三位美丽可爱的小公主,她们的名字分别是:矢泽妮可,南小鸟和东条希。

三位小公主们从生下来就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

当她们哭泣的时候,

落下的眼泪会化作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钻石,

价值连城。

有一天,

国王发觉自己年事已高,

自己的国家还没有人可以托付,

公主们也没人照顾。

于是昭告天下:

“众所周知,我有三位的公主,她们每个人都拥有举世无双的美貌,而且她们的眼泪可以化作昂贵的钻石,一个月后,我将为她们召集所有的优秀的男(女)人,让她们挑选自己心仪的丈夫————被选中的人将有机会继承我的国家和财富!”

一个月后,

国王的城堡里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王子,

骑士和富豪之子(女)。

一个个都是英俊潇洒,器宇不凡。

他们自信满满的围在王宫里,

等待着公主们的到来。

正午的时候,

国王带着他的三位公主们来到宫殿。

为了表示对远道而来的客人的欢迎,

大公主在现场为众人唱了一首歌,嗓音清澈,犹如天籁;

二公主在现场为众人跳了一支舞,步伐轻盈,身段美妙。

而最年幼的小公主,对着众人浅浅的一笑,

就躲在国王的身后再也不肯出来。

国王尴尬的解释道,

请大家不要介意,

小公主自从生下来后就没有说过话,而且很怕生人。

为了博取公主们的亲睐,

大家纷纷展示了自己的长处,有的献出了世间少有的奇珍送给大公主,

有的为二公主表演弓箭术和马术,

有的写诗作画献给小公主。

大公主矢泽妮可和二公主南小鸟都很开心,

也渐渐有了自己的决定,

只有小公主东条希静静的依然躲在国王的身后。

大公主最后选择了一个富商,

那个英俊但却傲娇(咳)的富商(西木野真姬)卷着头发撇开了脸(似乎是脸红的)对她许诺说,

她会赚很多钱,

为她建立一座世界上最华丽的宫殿;

二公主最后选择了英俊的王子(园田海未),

那个腼腆的王子红着脸对她保证说,

会为她征服全世界,

在每座城堡上刻下她的名字,

里面摆满美丽的奇珍异宝;

小公主平静的看着那些人,摇了摇头。

正在国王准备宣布结果时,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的牧羊人(绚濑绘里),

她径直走到小公主跟前,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小公主忽然笑的很灿烂,

她毫不犹豫的挽住了牧羊人的手。

大公主的丈夫(?)用眼泪变成的钻石作为成本,

生意越做越大,

当然,生意做得很大之后,也就不需要钻石了。

她不愧是商人之子,

简直是天生的商人,

很快,就积累了海量的财富,

虽然还没有建造出世界上最最豪华的宫殿,

但是大公主也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二公主的丈夫(?)用眼泪变成的钻石招兵买马,

四处征战,百战百胜,

每一座被他征服的城堡上,真的全都刻上了二公主的名字。

二公主的名字,变得家喻户晓。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小公主自从那天跟着牧羊人离开国王的城堡,

就开始周游世界。

后来她们找到一个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

就定居了下来。

牧羊人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用木头和稻草搭建了一个大房子,

又做了很多家具。

她们在房子的后面种了很多蔬菜,

在菜地的周围,

亲手做了一排栅栏。

小公主把她见到的好看的花,

都移植到了自己的小花园里,

虽然不知道这些小野花叫什么名字,

可每天看到它们就会很开心。

傍晚的时候,

她们会坐在湖边钓鱼,

或者数星星。

他们一直很穷,

但是他们生活的非常开心。

小公主渐渐地开始开口说话,

她只对牧羊人一个人说,

什么都说,

天上的云彩啊,

河里的鱼啊,

树上的鸟窝啊,

头上的蝴蝶啊一天到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来自遥远神明的祝福啊。

牧羊人常常坐在湖边,

安静的听她讲故事,

一直到小公主讲着讲着,

累得睡着了,

把她抱回房间。

有一天,国王病危,

他派人找回了三个公主和她们的丈夫。

他很惊讶的发现,

小公主夫妇穿着干净整齐却打满补丁的衣服,

他好奇他们为什么这么贫穷。

要知道,

小公主随便一滴眼泪就足够买一家衣服店。

牧羊人说,

因为我从来不让她哭泣。

国王立刻决定,

把王位传给牧羊人。

也许每个人对于幸福都有自己的理解,

答案从来都不是唯一的。

但是只有牧羊人懂得什么是珍惜。

国王问小公主,

当年牧羊人跟你说了什么话?

小公主说:“她在我耳边说,即使你的眼泪可以化作最昂贵的钻石,我宁愿贫困潦倒一生,也不许你哭。”

最珍贵的眼泪,

不是能化作钻石的眼泪,

而是不会落下的眼泪,

因为珍惜你的人,

不会让你哭。

国王撒手归西,

牧羊人随即继承王位。

举行完继承大典,

带着王冠的牧羊人回到了王宫。

小公主帮她摘下了王冠,

脱去了朝服。

两腿盘着她的腰,

轻轻舔着牧羊人的耳朵的说:

“现在你可以操哭我了。”

萌新,嗯多多指教(嘴巴好难画●ω●)

试读文(没有后续 没有!)

嗯,第一章只是第一章没有第二章(重要的事情我懒得说三遍了<( ̄ˇ ̄)/)

京市

“叮铃铃”。一个女人在黑暗的遮掩下接起了电话。
”喂”。一个毫无感情的女声出现在空气中,电话里响起一阵慵懒的话语:“小夜鸩,有命令哦~组织上发话咯,渝市王家王东海,1月24日凌晨三点,他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哦~”

这个接电话的女人代号叫夜鸩。

夜鸩并没有说话,只是拳头握的紧了些,随即挂了电话。她拉开窗帘,看了看手表,现在才1月23日13点47分15秒。她拿着一杯香浓的黑咖啡,不加糖带来的苦涩味道却让她心旷神怡,在阳台上享受着阳光给精神带来的舒适,但她不能暴露在阳光下,她是生活在黑暗中的杀手,只要组织发话她就得就去杀人,所以没有权利享受阳光中的正义带来的余耀。纵使她想,也不过是飞蛾扑火,想罢她又关上了窗帘。

夜鸩为了保存体力睡了一觉,觉得精神了些。她看了看手表,唔,才17点12分,跑去卫生间洗漱,慵懒刷了牙洗了脸,杀手在不顾及形象也要保持卫生的,只是某些时候没有时间罢了。处理完这些琐屑的事,该准备行动工具了。夜鸩在两只腿上各绑了一把刀和手枪,把一把狙击枪拆卸了放在行李箱的底层,表面用衣服遮掩住,便搭上一辆出租车,去火车站了。

京市火车站

夜鸩看了看手表,现在是18点55分,她还不急着赶去渝市,先用假身份证购买了去渝市的火车票。(反正不用她自己的钱。),又坐在候车厅,习惯性地环顾四周,带上墨镜,假寐等待着火车的到来。随着火车的气鸣响起,,火车进站,夜鸩淡定的走进火车内,那身低调的装扮丝毫没有引起过往行人的注意。

去往渝市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火车摇摇晃晃和嘈杂的喧闹中,夜鸩陷入了浅眠。

随着一声清脆的女声:"各位乘客们,现已到达渝市,请要下火车的乘客们尽快下车,谢谢合作。"“叮咚~"

夜鸩在这铃声的提醒中被唤醒,整理了下行李,便随着人流下车,带着行李,独自一人步行去王家。到达王家大宅已是晚上八点了,夜鸩在夜色的遮掩下观察了王家大宅的局部情况和守卫情况,王家毕竟是当地一个有名望的大家族,其底蕴不容小觑,确定了王东海在王家大致的位置,便借着夜色的遮掩下进入了王家大宅。

现在正是晚餐时间,躲避了几波巡逻的护卫,夜鸩顺利进入王家的厨房,在关键的菜肴下放入了无色无味的剧毒,便在去往监控室,切断各个监控器的连接,然后切断王家大宅的供电系统。当电源一被切断,整个王家陷入了黑暗,喊声,怒吼声,连成一片,夜鸩在这混乱的暗色中来到了王家餐厅阴暗的角落。杀手,行于黑暗,侍奉暗影。在这个角落隐匿起来并搭好狙击枪。不料王东海十分平静,高喊一声:"安静!"整个王家大宅便陷入死寂,王东海笑道:"不过是断电了,你们就如此慌乱,"然后痛心疾首的说:“以后怎么成大事。"边叫试吃的人试吃每一道菜肴边怒斥王家人,出乎王东海意料外,被迫试吃的人很快就倒地浑身抽搐了,王东海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冷静下来了,对守卫大吼:“你们干什么吃的,这样都有老鼠放进来。"”随后颤抖地拿起电话,打给了他的亲信。

正当王东海拨打电话的时候,夜鸩瞄准了王东海的太阳穴。

“砰”。由于狙击枪经过消音处理,枪支并没有发出声响,只是在穿透王东海脑“噗”的一声,守卫在发现王东海到阎王殿报道了的时候,夜鸩已经离开王家大宅了,但王家人十分狡猾,竟然在门前路段埋了连锁地雷阵,并在王东海死去的同时启用该地雷阵,夜鸩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误踩到一个地雷,随着一声个地雷爆炸,引发了整片地雷区的爆炸,爆炸的区域只剩下几块弹片和一块行李箱的

残骸,夜鸩的'尸骸'不知所踪。

王东海死亡的消息和王家门前爆炸的消息虽被王家压了下来但还是被小型媒体所报道,

还有一些记者偷偷潜入了王家拍了爆炸现场的照片,暗地里被人保存。有人眼尖,从照片里看到了行李箱的碎片,看到的这些的人都非常奇怪,摄像器并没有显示任何人的侵入却留有行李箱的残骸,就一直在猜测这行李箱的主人,至今没有头绪。

主角很幸运的穿越了,这是一块名叫龙行大陆的大陆。

身份表

夜鸩 19岁汉族

组织:深渊门隶属夜组 编号:005

原名:尹明清

本尹家二小姐,后尹家亡,5岁时被深渊门收于夜组成员。

想象力之大陆[脑洞大陆233]仅为人设

脑洞大开所成的文章,本文主绘希
其余妮姬,花凛,海鸟,果翼只有一点点内容(不是没有)[一楼不给看  滑稽]




如果脑洞的力量能为人所用的话,那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哦俗

想象力:望力(看起来能装逼

精神力的强度能决定望力的大小

冥想能回复所消耗的精神力,用什么提高望力呢[滑稽],想象的时间越长,提高的就越多[就是脑洞233]

μ's众人出生地不同,以后会相遇[组成强大的撩妹之队?(不]

人设:

高坂穗乃果:使用面包炸弹,音乃木坂地区的强者(可能),喜食面包,可能一块面包就能把她拐走[然而不可能,翼不会放过你的]

南小鸟(琴梨):拥有魅惑之眼,秋叶原最受欢迎的青楼(lz并不知道日本这种店的名字叫什么。。)头牌兼老板

园田海末:神射手(想歪的自动面壁),出生于名门望族,自小接受古典舞,弓箭的练习[大和抚子],出生地:园田镇,镇里人的梦中情人[2333],因其高雅的舞蹈技巧与高超的弓箭技巧,吸引了很多人前来挑战(☆-v-)

绚濑绘里:游行者,俄罗斯老流氓的血统发作(不),拥有强大的池面(等于没说)技能,操控金属合成强大的机器[怎么那么像妮洛的toys。。。(好吧就是这样不怪我]

东条希:祭祀者,利用卡牌连接青空上的望力之源占卜,结果一般不会出错...nozomi power哈噗咻

矢泽妮可:niconiconi~微笑即是力量,幻师,制造幻境迷惑人,什么都能做成幻境噢~微笑の特技

西木野真姬:牧师,出生于京都东京,暴力牧师你懂的(滑稽

星空凛:战士,出生于星野镇,用望力强化身体

小泉花阳:法师,出生于星野镇,依靠浩瀚的精神力释放出强大的魔法

本文分四个国家,当然μ's的大家都是煕燊国的

其他国家:望竺国 夜嵐国 明樊国